<center id="0lx5c"></center>
<th id="0lx5c"></th>
  • <code id="0lx5c"></code>
  • <code id="0lx5c"></code>
      1. <big id="0lx5c"><nobr id="0lx5c"></nobr></big>
      2. <pre id="0lx5c"></pre>
      3. <nav id="0lx5c"></nav>
        1. 首页|新闻|美人潭|百闻|饭局|房产|汽车|财经|旅游|教育|生活|文娱|政务|贴吧|开封|洛阳|南阳|许昌|信阳|平顶山|濮阳|三门峡|鹤壁|安阳|商丘|新乡|焦作|周口|新密

          Nike旗下的AJ1,是炒鞋财团最爱的鞋款

          河南商报见习记者左冬辰/摄 河南商报见习记者马千惠

          “70后希望80后接盘股市,结果80后跑去炒房了;80后希望90后接盘房市,结果90后跑去炒比特币了;90后希望00后接盘比特币,结果00后跑去炒鞋了……”

          近日,河南商报记者发现,鞋圈居然同股市一样,也被分为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一级市场是指品牌方与买家之间的直接交易,即官方售卖市场;二级市场是指消费者通过各类球鞋交易App产生的交易。

          鞋子这一产品属性是贬值的,为什么也能炒?炒鞋究竟有多火?

          一双发售价1299元的球鞋半年飙升至28888元

          河南商报记者在某球鞋交易App发现,2018年11月7日发售的AJ1NRGOGHighNOL's系列,发售价为1299元,当前售价为28888元。鞋子的后跟绣有NOPHO?TOS(请勿拍照),鞋舌印上WearMe(请穿上我),脚趾处印着PLEASECREASE(请穿出褶皱)。

          这双限量的“禁止倒卖”主题AJ无论是对转卖文化的自嘲还是换了个方式炒作,最终都赢得了互联网上红遍半边天的胜局。

          有趣的是,随着炒鞋文化的“霸道横行”,众多球鞋交易App应运而生。除了资讯、社群培训、专业鉴定,还新增了球鞋指数。与证券交易极为相似的是,球鞋指数清晰地标明了4小时、1天、1周的付款量,还有价格走势、数量、买卖双方价格。

          人们的狂热将本属于一级市场的日用品鞋子,推向了二级市场的浪潮当中。

          囤鞋、垄断、炒作,大笔资金涌入球鞋市场

          Nike重金签约NBA巨星迈克尔·乔丹后,粉丝们的热情将Nike这一品牌推向了难以企及的高度,更有网友将其称为“Nike理财”。

          4月26日,Nike发售的AJ1与TravisScott联名款反钩系列在国内上市前,周杰伦便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了一张有多位明星和豪车的合照。迷妹看人,车迷看车,炒鞋军纷纷聚焦照片中罗志祥脚上那双提前在美国上市的反钩AJ。在各种炒作的“共同努力”下,反钩AJ在国内上市后,将近4个月的时间里价格由1299元飙至21999元。网友不禁感叹,“钩子一反,倾家荡产”。

          溢价泡沫带来的巨额利润吸引了不少投资机构的介入,一时之间,炒房客、股票侠、炒鞋财团纷纷带着大笔的资金涌入球鞋市场,希望用操纵股票市场的经验,在这场战役当中大赚一笔。

          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炒鞋财团类似于证券市场的游资队,他们有大量的闲置资金。

          自媒体SoccerGoal的创始人老K向河南商报记者透露,炒鞋财团的逻辑就是,先了解清楚新品的发售数量,雇黄牛线上线下大批量买入,使商品数量值达到近似真空的状态。在此期间他们甚至会使用“Bot(抢单机器人)”和一些黑客手段,尽可能达到垄断市场的效果,通过炒作让球鞋价格大幅上涨。

          球鞋收藏爱好者小白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线下门店排队还有一线希望能够抢到原价鞋子,线上抢单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你的手速永远快不过机器人,有时一个新品开始发售,一秒就没了。”

          球鞋炒得火热,品牌方才是市场上真正的赢家

          Senma森马潮鞋河南分公司总经理冯晓锋认为,炒鞋党、黄牛、潮鞋店家是二级市场炒作的直接受益人,但是品牌方才是坐享渔翁之利的最大受益者,是市场上真正的赢家。

          冯晓锋告诉河南商报记者,“不能眼睛里只有那几千双鞋子,全卖完能挣多少?看似钱都在二级市场里流动,但是炒作给品牌方带来的品牌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随后,冯晓锋向河南商报记者透露,仔细观察便可发现,限量版球鞋往往伴随着普通款一同推出。这其中的奥秘分为两方面,一是商家通过明星效应,在市场上对限量版进行炒作,饥饿营销所造成的心理稀缺效应,会诱导消费者产生“退而求其次”的消费心理,从而选择购买同时期推出的其他款式,带动销量。

          另一方面,二级市场的炒作可以刷新人们对品牌的认知,如果一个品牌一直没有新的热点,那么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市场大环境下很快就会被人们淡忘。相反,炒鞋党的炒作相当于在帮品牌方免费做推广,不断更新并加强人们对这一品牌的记忆。

          炒鞋催生各种鞋类交易平台,他们盈利靠佣金

          近年来,伴随着市场需求,国外的绿叉(StockX),国内的毒、Nice、有货、斗牛等交易平台纷纷进入鞋类市场。绿叉这一交易平台甚至以证券交易所的形式,根据24小时的交易额,创立了Jordan指数、Nike指数和Adi?das指数,指数的波动牵动着炒鞋党的神经。

          据小白介绍:“有时你在交易平台上挂出鞋子售卖,平台会以各种理由将鞋子退回,一旦被退回,保证金就打水漂了。”

          河南商报记者下载了多个交易平台发现,以毒为例,平台会抽取卖方成交价的7.5%~9.5%作为佣金,并收取买家一定的鉴定费。所谓的鉴定人,则是平台的工作人员。

          河南商报记者在网上联系到了一名球鞋鉴定师,加了对方微信发现,他居然供职于福建一专门生产高仿鞋的厂家。对方在微信上表示,“将鞋子做得一模一样已经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了,材质和脚感都一样,很多做渠道的都是真假混卖。”他拿Boost举例,Boost是阿迪达斯与全球化学产业巨头德国巴斯夫化学公司合作研发的产物。国内的高仿也能做出来,但是颗粒的透光度是不一样的,但一般的购鞋者根本看不出来。

          有些平台甚至还推出了寄售服务,消费者在平台上低价或高价买入鞋子,寄存在平台上。平台收取一部分手续费,方便消费者随时卖出。这种模式的推出,无疑是将购鞋市场彻底虚拟化,使得炒鞋财团更为泛滥。

          炒鞋真的可以一夜暴富吗

          小白认为,真正的球鞋收藏爱好者不会拿鞋子作为谋利的工具,当收藏的球鞋过多时也会拿出一些出售,从而去购买新的鞋子,但是绝对不会买了新鞋后每天盯着平台价格指数炒作。这种炒作的形式和证券市场一样,短期会挣到一些钱,但是长期来看,还是一场与庄家的博弈,和炒股差不多。

          小白拿出心爱的Nike“灰鸽子”举例,“这双鞋在球鞋文化里是有代表意义的,它让整个球鞋圈都为之疯狂。我买的时候价格已经涨到5万元了,如果出售,一定可以赚取一笔不小的差价,但是我是不可能卖的,更不可能在交易App上卖,我们有自己的线下圈子。”

          老K认为,想靠炒鞋来致富是不可能的,炒鞋和炒股一样,盲目跟风参与鞋类二级市场买卖,可能会成为“接盘侠”。

          高价购得的鞋子无法出手,那么手中的鞋子就仅仅只是一双鞋而已。如果说致富,只能说很早玩鞋子的那批人是可以的,因为他们手上有大量的低价位绝版鞋,在鞋圈有一定的地位,并且品牌方更加认可他们。

          【责任编辑:张怡 】 【内容审核:李敏雪 】 【总编辑:甄慧敏 】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

          河南一百度

          中国·河南·郑州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第五大街经北三路

          电话:0371-86088516 (广告)

          联系信箱:news100@henan100.com

          邮编:450016

          微信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