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er id="0lx5c"></center>
<th id="0lx5c"></th>
  • <code id="0lx5c"></code>
  • <code id="0lx5c"></code>
      1. <big id="0lx5c"><nobr id="0lx5c"></nobr></big>
      2. <pre id="0lx5c"></pre>
      3. <nav id="0lx5c"></nav>
        1. 美人潭|斜杠女神 賀恩:無限重生
          無限重生

          ——

          她,男生女生?
          職業策劃人?心理學碩士?道長?音樂人?殯葬師?詩人?創客?

          從曾經的墊底生到如今人生開掛,賀恩正在人生有限的極限里,上演著無限裂變與重生。今年23的她,已經是三家公司的老板,并同時擁有諸多有趣身份。朋友眼中,她更像個開掛青年— 沒有人知道她的邊界在哪兒。

          也許對她而言,所得早已夠本,而更好的財富尚在來路。

          橫斷面

          12歲的賀恩早早就掌握了叛逆這個詞兒。

          家里條件一般、學習成績又不好,賀恩這個特立獨行的墊底“怪小孩”,甚至還被老師勸退過。所幸她倒有個不錯的興趣:寫小說。

          寫完了青春憂傷文學,賀恩頂愿意泡在文學論壇上,發表、灌水、享受小粉絲們的贊嘆。通過寫字,她認識了一些所謂江湖寫字人——這無疑是給她打開了一個新世界。

          下決心給家人留了一封信,賀恩就離家出走去了上海。

          本想先投奔經常投稿的雜志社,反被人家奚落了一番:“你這個小赤佬,初中都沒畢業哦,在我們上海是寸步難行的??!”

          賀恩只好白天寫稿、晚上在酒吧做服務生。因為年齡太小,只能打“黑工”。為了生活,有時更是要一天兼三份工:發傳單、賣肥皂、搞電話銷售……別人的成長都是從明走到暗,或從稀走到稠如此循序漸進。但賀恩不是,她一把狠心,就將自己丟在了大染缸中,如荒漠擱淺之鯨。而所有人間之極善極惡,都突如橫切斷面般、撲面而來了。

          穿光而行

          在酒吧,賀恩第一次接觸到了策劃行業。

          逐漸參與過一些高端派對及其他大型活動的策劃后,賀恩發現其實只要將世界翻轉一個角度,就可免去與骯臟面博弈。世界將在另一個平行角度再次翻回它五顏六色、立體十足之面,回歸它惹人愛之時。

          有了經驗后更生興趣,賀恩在短時間內便成為了行業里的優秀策劃人。覺得自己學歷不行,就去大學讀了函授本科。彼時生活已有大的轉變,她甚至開始往家里打錢。

          十年的策劃路,賀恩心中有所銘、并全力以赴。

          之后又轉戰深圳、廣州,去接觸更廣泛的行業策劃:如房地產、婚禮策劃……逐漸在這一行摸爬滾打,直到后來發現深圳市場競爭太激烈,才窮路逼人轉——竟機緣巧合跳到殯葬策劃行業去了。

          紅塵碎事

          事情還得從那次出家說起。

          一個人在外飄蕩,有很多抵不住的苦。賀恩小小年紀,便想到了出家。

          方丈不肯收,賀恩不肯走,只好天天在寺里掃地。正是掃地的時候,遇見了正一派的道家師爺來訪,經不住他三兩句話點撥道,“你之前是做策劃的,不如歸在我門下。過兩天山下有一場大戶請我們去做事,你也跟著,能結合你的專長是最好?!?/p>

          結果賀恩歪打正著,把自己所熟知的那一套流程帶到了殯葬行業,居然還大獲成功。此后便誤打誤撞,成了第一批將傳統殯葬行業與互聯網、高端定制、文化產業結合起來的90后策劃人——新的活路真的從死灰中再生了。

          賀恩
          隔??呆~

          在殯葬業,賀恩早已看透人情冷暖。

          曾大悲大慟之人,背后必有大晴大暖。在陰陽隔岸處,她把不為人知的細膩心思寄托在了文字和樂曲里。所以也隨處詠詩、隨手彈唱,被人戲稱為“殯儀館唱詩人”。

          賀恩不允許自己無聊、更不懷念平庸。她曾被命運不斷地推入墻角,卻又在夾縫中無限重生。她至今仍在試探自己的更多可能:讀完病理心理學的碩士研究生后,又在讀了哲學研究生。做了潮牌不算,如今還在鄭州落地了自己的第三家公司。真不知道下一秒的賀恩會在哪里,在做什么,以什么身份說著什么樣的話……

          總之,她說:“一切自有定數?!?/p>

          在定數中,也歌也泣,也隔??呆~——活在當下。

          微信棋牌